Caesar

蜡烛也会怜悯飞蛾吗。

家人们,关于更新,我晓得我鸽了好久


但是我决定继续鸽15天!


15天后不出意外我就高考完了哈哈哈哈哈到时候给更大粗长嘿嘿(都是兄弟我怎么会鸽你呢.jpg)


不会坑,因为大纲已经写到大结局了x


放一张稿稿作为补偿


彼时阳光,青春年少,道与天不老,风华正茂

阿尔莉丝无意间翻到的相册中夹着一幅老旧的画,纸页微微泛黄,但少年的笑容依旧透着股年少轻狂的劲,少女微恼的神情恍若昨日。









这就是你一直不更新的原因吗

无奖竞猜是谁画的()

“将4份蚂蟥加入坩埚……恶,好恶心。”


“哈哈,这算什么!看下面,还有非洲树蛇皮和草蛉虫。”


“……”


巫师的魔药和英国菜一样让人欲罢不能呢。


莎塔:都给你折腾到锅里。

一些鹰蛇的靓照

在现场,我是小鹰




摄影&小蛇

@云端里的糖 

【hp乙女】我有游戏外挂7

前文见合集


修罗场有,拆官配有,ooc有,文笔烂有,不喜点✘


女主小蛇

莎塔·丽丝·贝尔德


不出意外本文男主是狗爹


注意:本文不会攻略斯内普,和斯内普为友(情)情(敌)向(bushi)


无雌竞,女孩子全员贴贴


作者四个学院都喜欢,无学院歧视


没什么问题就开始吧(诶嘿!)


——————————


莎塔在霍格沃茨一向是神一样的存在。


用人话来说,她就是个,卷王。


成绩好,长得漂亮,魁地奇还玩得贼六(斯莱特林的队长已经内定她为下一年的追球手)——这样完美的女孩子很难不让人心动。


就是木头了亿点。


拉文克劳的某个学长深深爱慕着莎塔,坚信她就是自己的命中注定。


于是,他拜(贿)托(赂)了阿尔莉丝,让她暗搓搓地问问莎塔喜欢什么样的人。


“她说她喜欢女孩子。”阿尔莉丝憋笑复述到。


学长无奈,又拜托她问问莎塔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阿尔莉丝去了。


莎塔:“我喜欢会飞会动会喷火的。”


阿尔莉丝:?


莎塔挠挠下巴:“如果他对俄罗斯和乌克兰问题有独道见解的话就更好了。”


阿尔莉丝:??


“或者可以自己生孩子?那可太酷了!”


阿尔莉丝:???


……等等,这条她也好心动。


阿尔莉丝精神恍惚地离开了。


第二天,受深受打击但仍不死心的拉文克劳学长所(贿)托(赂),阿尔莉丝又去问了。


风萧萧兮黑水寒,莉茜为钱兮不复还。


莎塔有些奇异地看了她一眼。


“你昨天不是问过了吗?”


“呃,”阿尔莉丝语塞了一下,“就是,想多了解你一点。”


“好吧……”莎塔挑挑眉,把阿尔莉丝盯得毛骨悚然,“你是不是爱上我了?这么关心我?”


“……丨(音同gun)呐!你这个流氓!”


莎塔笑嘻嘻地躲过了阿尔莉丝的铁拳。


于是,再见到那个可怜的拉文克劳时——


“她说她喜欢能孤身扛烟花能徒手撕石墩会摩托车的拆卸和安装且能搞垮十个动物园的。”阿尔莉丝面如死灰地复述。


那天起,阿尔莉丝和莎塔再也没见过那个拉文克劳学长。


***


魔药课。


阿尔莉丝郁卒地看着莎塔卷得飞起。


为什么魔药到你手里面只要把材料都扔进坩埚里再搅和一下就好了啊!


莎塔快乐道:“亲爱的莉茜,这是来自东方的古老炼药秘术(游戏外挂),不能外传。”


阿尔莉丝:……

行吧。


斯拉格霍恩教授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乐颠颠地晃了过来,拿起了莎塔新鲜出炉的疥疮药水:“噢!又是贝尔德小姐和沙菲克小姐第一个完成……完美!斯莱特林加十分!”


他满意地摸了摸小肚子。


毕竟,谁不希望自己的学院中能有几个优秀的小棉袄,可以让自己在其他三个院长面前嘚瑟嘚瑟呢?


于是斯拉格霍恩教授欢欢喜喜地把莎塔和阿尔莉丝夸了一通,迈着春风得意地的步伐回到了讲台上。


莎塔在一众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淡然一笑。


呵,卷不死你们。


被迫承受众人死亡目光的阿尔莉丝睁着一双死鱼眼,有气无力:“莎塔,你个屑人。”


她现在就像卷心菜上的虫,莎塔在卷,她自己爬,但依旧被莎塔拉起来被迫卷。


乏了,毁灭吧。




但等到晚餐时,莎塔就不再蹦跶了。她和阿尔莉丝一起郁郁寡欢地迎来了英式黑暗料理。


毕竟这世上薄得能让人跪下的三本书就是《德意志笑话》《美利坚历史》以及《大不列颠人教你做饭》。


她看着那碗不放蛋花而是加了生菜和芹菜的番茄汤,呜咽一声。


妈妈,我想回家.jpg


她放弃了面前的汤,抬眼望去。


让我康康甜点是什么,应该不会很离谱……

才怪。


洋葱冰激凌是啥啊!还有孜然拌梨(?)


救命,血压上来了。


莎塔流下了来自吃货帝国人的眼泪。


阿尔莉丝虚弱地说:“家人,告诉我,你原来怎么在这里活下来的……”


莎塔奄奄一息:“家人,别问我,我也是初来乍到。”


二人对视一眼,抱头痛哭。


一旁的斯内普投来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


莎塔颤抖地拿起一截被三文鱼片包成翔状的虾滑,含泪咬下。


!!!


好咸!!!


一股腥味直冲天灵盖。


莎塔:yue——


这就是海的味道吧。


阳间的食材,阴间的料理。

大阴帝国,不愧是你。


莎塔正试图把三文鱼片从胃里呕出来,就听到了一阵喧哗。


“教授!麦格教授!戴维——戴维·格杰恩,被打人柳打瞎了!”一个格兰芬多的学生慌慌张张地冲进了礼堂,大声喊到。


麦格教授一下子从教工席上站了起来。


莎塔想到了什么,猛然抬头向格兰芬多长桌望去。


莱姆斯的脸色苍白得如同幽灵。


***


“哈哈哈哈哈,要我说,格杰恩真是逊毙了……”


西里斯和詹姆斯轻松地交谈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莱姆斯越来越没有血色的脸。


但彼得注意到了莱姆斯的不对劲,怯生生地拉了一下西里斯的袖子,示意他看一下莱姆斯。


“安静——”邓布利多用勺背敲了敲杯口,嘈杂的礼堂一下子清静许多,他难得地露出了些许严肃的神色,“现在,我要向各位郑重地提出一点要求:不要再用任何方法靠近打人柳——”


“飞天扫帚……”詹姆斯正准备和西里斯耳语,就被邓布利多的下一句话堵住了。


“——包括飞天扫帚。”邓布利多半月形眼镜反出一片锐利的光。


詹姆斯悻悻咬了一口黑布丁。


“梅林,”阿尔莉丝喃喃着,“那些格兰芬多肯定认为穿过打人柳是一种可以挑战的新游戏了——”


“——结果就被戳到了眼睛。”莎塔低声说。


她担心地又看向了格兰芬多长桌。


西里斯终于发现了莱姆斯的不对劲,似乎正准备和詹姆斯一左一右地架他去医疗翼。


莎塔扔掉手中味道可怕的龙虾布丁,冲阿尔莉丝说了一句“我有事出去一下”就匆忙追上了掠夺者四人。


阿尔莉丝伸出尔康手:“……喂!”


她承认格兰芬多的布莱克长得很俊俏,但是莎塔你怎么这么重色轻友……我该怎么解决这个龙虾布丁啊喂!



阿尔莉丝的怨念莎塔不知道,但莱姆斯的痛苦莎塔知道。


只见莱姆斯可怜兮兮地被迫和两个傻帽勾肩搭背,后面跟着一个不知所措的小尾巴。


那两个傻帽还一唱一和:


“莱姆斯,你的脸色很难看,让我想起了我家墙上挂着的小精灵尸体——”


“为了你的安全起见,让我们带你去医疗翼看一看——”


“运气好的话还能和戴维交流交流被打人柳抽到的心得体会——”


莱姆斯的脸色更苍白了。


莎塔快步跟上:“等一下!莱姆斯!”


四个人齐刷刷往后看。


莱姆斯的脸上写满了“SOS”。


“小鸟小姐?”詹姆斯有些讶然,“有什么事吗?如果是夜游的话,今天晚上就可以哦——”


西里斯看到莎塔时有一瞬间的不自在。毕竟他们上一次见面可不怎么愉快,但秉承着良好的绅士风度,他还是打了个招呼。


莎塔敷衍了一句“嗯嗯你好”,就上前把莱姆斯从两人之间解救出来。


但莱姆斯看起来很不好,小脸煞白,和幽灵的珍珠白有一拼。


“梅林,你们没觉得莱姆斯很不情愿吗?”她冲两个格兰芬傻翻了个白眼,拉过莱姆斯的手,“莱姆斯,我有话和你说。”


莱姆斯愣愣地被她拽走了,徒留傻帽二人组在身后吱哇乱叫。


“莎塔……”他刚发出声音,就听前面的莎塔“嘘”了一声,头也不回道:“跟着我就好,莱姆斯。”


莱姆斯呆呆凝视着二人交握的指尖,耳边悄悄攀上了一片绯红。


‘她要带我去哪里呢?’他迟缓地想着,只觉得这秋末的夜晚有些不合时宜的热了。


空寂的夜晚,一前一后的脚步,苏格兰的月光像是细碎的流沙撒在身上,满天繁星汇成璀璨的河流淌在天上。


莎塔在一个僻静的角落停住了脚步。她转过头,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浸在柔和的光中,焕出熠熠光芒——这光芒让莱姆斯不由得低下了头,避开了她的视线。


“莱姆斯,”她的声音似乎被拢上了一层轻纱,模模糊糊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你听着——种下打人柳的原因并不能成为格杰恩受伤的原因,哪怕不是今日,他也迟早为自己的轻率与自负付出代价……那不是你的错。不管你身世如何,你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有目共睹,莱姆斯。你瞧,我依然在你的身侧,这就是证明。”


莱姆斯僵立了一会儿,而后好似被五雷轰顶般,霍然抬起头,表情是一片受到冲击的空白。


她知道……她知道!

她知道他是个狼人!


“你……?”他瞪大了眼睛,心里一阵慌乱无措。


梅林,千万不要像他想的那样……梅林!她不应该知道的!


莎塔歪歪头:“什么?知道你毛绒绒的小秘密吗?”


莱姆斯恨不得在她面前马上消失。


梅林……不,梅林不管用了。


湖中的仙子薇薇安呐!


她怎么敢面不改色地和他做朋友!

他是个狼人,如此危险……

她怎么能!


莱姆斯经历了一场头脑风暴,张了张嘴,颓废地发现自己对莎塔说不出任何一点狠话,只能干涩道:“你不应该……”


“不应该和你做朋友?”莎塔笑了。她有些狡黠地眯起了眼睛,慢悠悠地说:“真过分,莱姆斯,没有你,我该找谁copy魔法史笔记呢?”


莱姆斯一瞬间想说“你那个每节魔法史都精神奕奕的室友和前阵子围着你团团转的拉文克劳学霸呢”,但是他又把这话咽了回去。


“听着,莱姆斯——”莎塔又上前一步,缓慢而不容置疑地按住莱姆斯的肩膀,让他无法再躲避她灼灼的目光。


莱姆斯在她浓郁的紫罗兰色眼睛里看到了那个小小的、手足无措的自己。


然后,他听见她说:


你不应该因为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你该为你自己而活。”





————————

省流助手:莎塔被阴间料理折磨,阿尔莉丝被迫内卷,西里斯镜头愈发稀少,莱姆斯开窍了一点点(喂他才十一岁你真刑),所以本章mvp是薇薇安()


点赞评论摩多摩多家人们

一个RB的梦女,注意避雷



滴——

雷古勒斯体验卡


拉文克劳一向不苟言笑的级长也会露出这种表情吗?



【hp乙女】我有游戏外挂6


前文见合集


修罗场有,拆官配有,ooc有,文笔烂有,不喜点✘


女主小蛇

莎塔·丽丝·贝尔德


不出意外本文男主是狗爹


注意:本文不会攻略斯内普,和斯内普为友(情)情(敌)向(bushi)


无雌竞,女孩子全员贴贴


没什么问题就开始吧(诶嘿!)


——————————



陈列室会不会有巨怪莎塔不知道,但陈列室有个比巨怪还傻帽的格兰芬多。


“咦,是小鸟小姐——你也来义务劳动吗?”詹姆斯放下了越擦越脏的奖杯,在格兰芬多的校服裤子上毫不在意地抹了抹手。


“……嗯。”莎塔看了一眼他脏兮兮的校服裤子,为其摊上这么个神经大条的主人默哀。


“噢!”詹姆斯兴冲冲地问,“你犯什么事啦?——你也在走廊上朝皮皮鬼扔大粪蛋了吗?”


“……不。”


“往阿波里昂·普林格的杯子里加了胡话饮料?”


“……没有。”


“那就是把鼻涕精——还是其他斯莱特林——推进了女厕所?”


“……詹姆斯·波特!”莎塔忍无可忍,“停止你的胡言乱语!”


梅林,这才开学几天啊,他们怎么搞出了这么多事!


而且,虽然斯内普和她是情敌(bushi),但是他好歹也是个斯莱特林啊喂,詹姆斯你当着她的面diss斯内普且内涵斯莱特林真的好吗?


詹姆斯挠挠脸,不明白莎塔为什么突然就生气了;西里斯对她退避三舍,似乎很怕莎塔下一秒就把手糊到他头上;卢平认真地把奖杯擦得闪闪发亮,然后冲莎塔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


彼得……彼得在用崇拜的目光仰望着莎塔,眼睛里好像有无数小星星。


莎塔无语凝噎。


为什么彼得现在明明这么可爱,以后却偏偏要做叛徒,淦。


她抿紧唇,默然拎起詹姆斯刚刚擦过的奖杯,一个“清理一新”瞬间抹去了上面的污渍。


“这不公平!”詹姆斯目睹了这一切,大喊大叫,“我们的魔杖都被收走了——普林格那个老家伙根本不让我们用魔法!”


莎塔收起心绪,无辜地摸了摸鼻子:“我的也被收走了啊。”


詹姆斯跳脚地喊着:“你手里的难不成是豪猪刺吗——?”


莱姆斯打量了一下莎塔手中的魔杖:“这个好像不是你常用的魔杖?”


一旁的西里斯闻言挑起了眉。


莎塔抬起头冲他粲然一笑:“对啊——我又不是只有一根魔杖。”


掠夺者:谢谢,学到了,下次就带八根魔杖和麦格对线。


“既然你有魔杖,不如……”西里斯终于对她说话了,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刚才的不自在,甚至有些热切地暗示着莎塔。


詹姆斯也眼睛一亮,用看珍惜动物一样的眼神注视着她。


莎塔似笑非笑地瞟了他们一眼:“可以是可以,不过……下次夜游带上我。”


和掠夺者一起夜游简直是所有哈迷的梦想好吗,芜湖!


“成交!”詹姆斯心直口快地答应了。


莎塔愉快地和他击了个掌。


莱姆斯有些窘迫地开口:“你怎么知道的……”


莎塔瞅瞅他:“你们这次禁闭是因为什么?”


“……咳,”莱姆斯不自在地咳嗽一声,“因为夜游。”


莎塔挑起了眉,奇异地看着莱姆斯的脸逐渐变得和飞艇李一样红。


是纯情小狼,爱了。


于是莱姆斯的头发也没逃过莎塔的魔爪。


西里斯对发型被毁、脸从耳根红到脖子的莱姆斯投去同病相怜的眼神。


莎塔心情颇好地放了一个大型清洁咒,在彼得崇拜的眼神中把所有奖杯变得和新的一样闪亮。


“对了,莱姆斯,”莎塔收起魔杖,“谢谢你借我魔法史笔记,我复制完了,不过我没有带过来——你方便一会儿在休息室门口等我一下吗?”


“什么?!”


莱姆斯正要点头,就听旁边的詹姆斯哀嚎一声:“莱米!我找你借笔记你都不给的!”


莱姆斯张张嘴,无语地看着詹姆斯发癫。


而西里斯也不甘示弱,和詹姆斯一起嚎:“莱米——好过分——不和我们分享就算了,怎么还能交给一个斯莱特林——”


莎塔看着他们两个这幅模样,气极反笑:“布莱克先生,如果我没记错,刚刚是我把陈列室打扫干净的吧?”


天天张嘴闭嘴斯莱特林斯莱特林,地图炮什么的哒咩!


她双手环胸,冷笑一声:“而且,我是在猫头鹰房帮了莱姆斯才借到了笔记,但你们当时在哪里呢?”


西里斯的脸僵住了:“我当时——”


“我知道——”她嘲讽地看着西里斯,“你和你的好哥们詹姆斯去挑衅斯内普了——对吗?而莱姆斯肯定不会赞同你们这么做,所以你们就扔下了他?”


莱姆斯想说什么,却又闭上了嘴。


“不!”

“不是的!”

西里斯和詹姆斯连忙说。


“只是、只是……”


“只是怕他又会劝阻你们,坏了你们整‘鼻涕精’的兴致?”莎塔冷冷道。


莱姆斯的眉眼一下子黯然了下去。


彼得左看看右看看,急得快哭出来了。


“怎么可能!”詹姆斯慌忙道,他对莱姆斯拍胸脯保证,“兄弟,我们怎么可能那么想呢!”


“那你是怎么想的呢?”莎塔步步紧逼。


莱姆斯·卢平永远是我们的好哥们!”西里斯突然大喊,“我们才不会抛下他——


莱姆斯有些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西里斯。


莎塔闭上嘴,凝视着他。


……是啊,他们现在才十一岁——

谁又能肯定以后会怎么样呢。


现在的西里斯肯定想不到未来的他和莱姆斯会互相猜忌,就像莱姆斯也想不到胆小的彼得以后会投奔伏地魔一样。


他们此时是如此年轻而鲜活,以至于莎塔一旦想起他们那尚未发生的支离破碎的未来,亦要叹息命运多舛,世事难料。


可是,拿着羊角的福尔图娜,命运的女神啊,你手中飞速旋转的轮盘,又该飞向何方?

我的到来,能否让它有一个不同的方向?


但莎塔只是注视着西里斯,轻声说:“记住你现在说的话,布莱克——无论如何,莱姆斯·卢平都是你可以永远信任的朋友。


***


斯莱特林休息室门口。


莎塔把魔法史笔记递给莱姆斯,从她的视角,只能看见莱姆斯头上一个小小的发旋。


“莱姆斯。”她低声说。“你还好吗?”


莱姆斯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深蓝色的眼睛里似乎有一层雾气,但不待她看清,就又马上低了下去。


“嗯。”他闷闷道,“我只是,有点开心。”


开心什么呢?

他也说不清楚。


许是因为有人愿意为他生气、有人会在意他的感受、有人大声说“莱姆斯·卢平是我的好哥们”——

这些是他过去十一年里从未在同龄人身上感受过的。


他真的好开心。


但是,他为什么要哭呢?


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前所未有的东西填满了,轻盈充实却又让他想流下眼泪。


他低着头,努力不让莎塔发现自己的异样。


缩回去啊,眼泪——倘若你流出来,我又该怎么笑着和莎塔告别呢?


两人沉默地走出地下,无人的走廊里,金色云朵间火一样的落日铺出一片温暖灼热的光,把万物的影子拉得很长。


而后只听头顶一声叹息,莱姆斯僵住了身体。


女孩温暖柔软的身躯环住了他,她身上清甜的气息钻入了他的鼻孔。

莎塔含混不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想哭就哭吧,莱姆斯。



哪怕多年过去,莱姆斯也不会忘记,某个黄昏,霍格沃茨空荡的走廊,有金红的夕阳,模糊的钟声,相拥的孩童,桔梗花的香气和一个因得到憧憬已久的友谊而抽噎不止的自己。


那时的一切,还都美好得像一场虚幻而易碎的梦。




注:阿波里昂·普林格是在费尔奇之前的霍格沃茨管理员

时隔多年,她也依然记得,那天的级长包厢,窗外飞快掠过的山林,以及少年衣上的柑橘香气。


哪怕已是南柯一梦,

哪怕如今物是人非。


RB×OC

【hp乙女】我有游戏外挂5

修罗场有,女孩子贴贴有,ooc有,文笔烂有,不喜点✘


女主小蛇

莎塔·丽丝·贝尔德


注意:本文不会攻略斯内普,和斯内普为友(情)情(敌)向(bushi)


暂定男主西里斯


角色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但你杠就是你对(狗头保命)


据说霍格沃茨的斯莱特林学院出了个恶贯满盈的恶魔。

据说她曾于深渊(不怎么透光的猫头鹰房)中召唤出恶灵(康沃尔郡小精灵),以赤色的暗芒(除你武器)击飞敌人的魔杖,以通红的铁链(速速禁锢)缚住敌人的躯体,让恶灵将其悬于深渊之上,任其痛苦嚎叫。

据说一时间,霍格沃茨人人自危,生怕惹恶魔不快。


“据说以上据说均不可信。”莎塔在阿尔莉丝有些幸灾乐祸的目光中把那张印有《揭露斯莱特林的恶魔:神秘新生莎塔·贝尔德》的报纸扔到了一边,著作者那栏赫然是一个熟悉的名字:


丽塔·斯基特


比她高三年级的拉文克劳学姐,原著中那个无良的花边新闻记者。


她狠狠戳起一块可怜的煎土豆,似乎把它想成是丽塔的头,咯吱咯吱地嚼起来。


虽然生活有点小波澜,但因为猫头鹰房事件,莎塔和格兰芬多四人组的关系有了明显的缓和。


西里斯不再对她冷眼相待,甚至还因为她帮助了莱姆斯而别扭地冲她道谢。


噢梅林,少年西里斯居然这么傲娇的吗。

她没忍住,仗着女孩子发育比男孩子快一点,居高临下地揉了揉西里斯的头。


不像他桀骜的性格,西里斯的头发居然意外的柔软。


莎塔感叹着,趁机又蹂躏了一番。


然后她就欣赏到了西里斯从没反应过来的懵懵懂懂——意识到不对劲的不敢置信——彻底清醒过来的恼羞成怒的表情。


西里斯:我不干净了


他张牙舞爪地也想去拽莎塔的头发,但被莎塔一个过肩摔撂倒在地:“想拽姐的头发?再练两年吧弟弟——爬。”


这件事的后果就是西里斯到现在都没理她。


不管怎样,莎塔一下子成为了霍格沃茨的风云人物。


本来阿尔莉丝还担心斯莱特林的一些小团体会不会为难莎塔,但看到她一个清水如泉把两个前来挑衅的斯莱特林高年级从图书馆门口一路滋到了黑湖边,而后用最朴实无华的物理方法把两个痛哭流涕的壮汉一脚踹进黑湖里时,她就明白了,与其担心莎塔,还不如担心斯莱特林其他人来的实在。


至于那些曾经蠢蠢欲动想对莎塔使绊子的斯莱特林们也明智地选择了沉默。


就当没有莎塔这个人。


他们该学习学习,该休息休息,把莎塔无视得很彻底,魔药课时除了阿尔莉丝也没有他人和莎塔组队。


而莎塔也乐得清闲自在。


日子就这么平静地过着,但就算是明哲保身的斯莱特林,也总有几个脑袋不那么灵光的。


比如说费尔斯·克拉布。


走出医疗翼的第一天,他就带着跟班们义无反顾且气势汹汹地走到了莎塔面前。


结果猜也能猜到,莎塔是那种退一步海阔天空的人吗?


她当然不是。


莎塔乐呵呵地拿出了她13级的水牢,让费尔斯免费拥有了一把在麻瓜滚筒洗衣机中旋转的沉浸式体验,顺带听莎塔对他进行人参公鸡,啊不是,思想教育。


费尔斯的跟班们在一旁鹌鹑般瑟瑟发抖,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敢吱声。


但铁面无私的麦格教授还是扣了斯莱特林10分,并且罚莎塔和费尔斯去陈列室吃灰。


因为费尔斯刚痊愈就又进了医疗翼,最终只有莎塔一个人被关禁闭。


莎塔在阿尔莉丝同情的眼神中,悻悻迈开了前往陈列室的脚步。


在路上,她遇见了她的新朋友莉莉,以及一脸生无可恋、脸上写满“怎么又是你”的斯内普。


***


那天飞行课,莎塔在斯内普惊疑不定的目光中跳下扫帚,大摇大摆地走向了格兰芬多那一侧。


一片红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小绿点,煞是显眼。


喧嚣的格兰芬多们逐渐安静了下来,警惕地看着莎塔。


只见她在袖子里掏啊掏,掏出来了一支魔杖。


格兰芬多们大惊,现在斯莱特林来挑事都不需要找一个借口了吗?这么光明正大的吗?!


就在格兰芬多们纷纷抽出魔杖准备与邪恶的斯莱特林决一死战时,莎塔的魔杖尖端上缓慢开出了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


啥玩意?玫瑰花?


格兰芬多们摸不着头脑。


这是什么新型恶咒吗?


莎塔泰然自若地站在狮子群里,她皱眉琢磨了一会儿,又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那朵红色的玫瑰花就一下子变成了鲜艳的香水百合。


她满意地点点头,把百合花折下,塞到了懵懵地看着她的莉莉手里:“嘿,伊万斯——我喜欢你!可以交个朋友吗?”


格兰芬多又是一阵哗然。


莉莉愣了愣,被那双真诚的紫色眼睛看得有点羞涩,她低下头,好似在闻花香一般,小声说:“好、好啊。”

(〃▽〃)


一旁的詹姆斯:???

我也送过花啊!为什么结果不一样!



斯内普:气到原地爆炸


***


时间回到现在。


莉莉看到她,开心地冲她招手:“莎塔,你要去哪里呀?”


斯内普不满地盯着她,从鼻孔里发出了一声轻哼。


莎塔装作没听到。


她笑眯眯地从指尖变出一朵百合花,把它斜斜插在莉莉的鬓角:“我要去陈列室——你今天真好看,莉莉。”


莉莉捂住疯狂上翘的嘴角,湖水般美丽的绿色眼睛里盈满了笑意:“诶呀你真是——我哪有啦!”


莎塔在斯内普凶神恶煞的眼神中淡定勾过莉莉的肩膀:“宝贝,一会儿去图书馆吗?”


她还挑衅地乜了斯内普一眼。


看,你能和莉莉搂搂抱抱吗?

你不能,但我能,我还能管莉莉叫宝贝哈哈哈哈哈哈哈。



斯内普(扭曲):这个贱人!



他在一旁,孤零零地插不上话,而莉莉已经和莎塔定好了时间,并且默认斯内普也会去图书馆——

毕竟斯内普是公认的莉莉的大型挂件。


斯教抑郁。


明明是三个人的事,他却不配拥有话语权。


莎塔欢快地和莉莉告别,而面对斯内普时她只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斯内普,你又该洗头了。”


斯内普恶狠狠地盯着莎塔的背影,祈祷陈列室最好出现一个巨怪一棒子锤死她。



【hp乙女】我有游戏外挂4

修罗场有,女孩子贴贴有,ooc有,文笔烂有,不喜点✘


女主小蛇

莎塔·丽丝·贝尔德


注意:本文不会攻略斯内普,和斯内普为友(情)情(敌)向(bushi)


暂定男主西里斯


角色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但你杠就是你对(狗头保命)


本章迫害幼年斯教





彼得·佩迪鲁连带他那本就不平凡的四人小组合出名了。


原因无他,佩迪鲁先在变形课炸了火柴,又在魔咒课烧了羽毛,当然啦,以他的技术,在魔药课引爆一个坩埚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而西里斯和詹姆斯似乎都很喜欢出风头,无论这风头是好是坏——只有莱姆斯一个正常人在任劳任怨地收拾残局。


莱姆斯,年纪轻轻就成为了一位合格的男妈妈。


莎塔朝他投去同情的眼神。




下午,莎塔陪阿尔莉丝去猫头鹰房,给沙菲克夫人寄信。


阿尔莉丝折好一袋猫头鹰粮,随口问到:“莎塔,你没有要给家里寄的信吗?——我记得上一次,就是布莱克收到吼叫信的那次,你家里好像也没来信。”


“emmm……”莎塔挑起一缕头发,在食指上卷了卷又松开,“他们离这里比较远——而且工作比较忙。”

总不能说他们不在这个世界吧。



阿尔莉丝点点头,毕竟这是莎塔的隐私,便也不再过问。


她们一走进猫头鹰房,就看到一群绿衣服围住了两个小红点,三句话离不开某个m打头的词。


“噢,梅林,”阿尔莉丝厌恶地皱皱眉,“他们真让人恶心。”


莎塔定睛一看,那两个可怜的格兰芬多不是别人,正是笑意全无的莱姆斯和紧紧抓住莱姆斯衣服的彼得。


该死的,詹姆斯和西里斯那一对连体婴儿在这种时刻到哪儿去了?


她忍住了要骂人的冲动,马上抽出魔杖一个“除你武器”外加“速速禁锢”,把那群惟血统论的呆瓜们捆在了一起,又在莱姆斯迷茫且震惊的眼神中叫出了康沃尔郡小精灵。

小精灵们吱吱地尖笑着,扯起那群斯莱特林的耳朵就把他们提到了半空中。


斯莱特林们在空中胡乱蹬着腿,不敢置信地回头,等看到了与他们穿同色校服的莎塔后,眼神愤怒得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她塞进赫奇帕奇的醋桶里。


“瞧瞧,这些自命不凡的纯血者们,”莎塔冷笑一声,“智商欠费十余年,教育水平还停留在胎教,不去图书馆学学孟德尔遗传定律拯救一下无药可医的自己,却还在这儿干些欺软怕硬以多欺少的勾当,”


“现在,又被一个一年级新生打得屁滚尿流——”


她一挥魔杖,小精灵们松开了揪着那群呆瓜耳朵的手。

他们尖叫着从半空中坠落,惊恐的喊声吓得一群猫头鹰扑棱棱地飞来飞去。


莎塔踩着小皮鞋,哒、哒地走到那群斯莱特林霸凌小团体的领头人——已经被摔扁在地上的费尔斯·克拉布面前。


她掰过他的脸,在他惊慌恐惧的目光下,嗤笑到:

“真是,斯莱特林的耻辱。”


***


“梅林的长筒袜啊,你为什么不是个男的呢?”阿尔莉丝把信绑到猫头鹰脚上,深深叹了口气。


莎塔耸耸肩,冲阿尔莉丝吹了声口哨:“如果你真的爱我,就不要介意我的性别,达令。”


阿尔莉丝打了个哆嗦:“够了,你好恶心。”


回应她的是莎塔的狂笑。


当麦格教授风风火火地赶到时,她先怒不可遏地给费尔斯等人扣了二十分,又神情复杂地给莎塔加了十分。


斯拉格霍恩教授揉了揉他的小肚子,对费尔斯不轻不重地说了两句,而后又乐颠颠地称赞了莎塔对魔咒的熟练运用。


至于费尔斯等人,被麦格教授一个漂浮咒,迎着所有人目光的洗礼飘到了医疗翼。


斯拉格霍恩教授当做没看见。

毕竟这事是斯莱特林理亏。


莱姆斯再三向莎塔道谢,彼得的目光充满了敬意。


莎塔摆摆手,冲莱姆斯露出一个笑容:“就算没有我,你也能搞定的。”


她当时已经看到莱姆斯袖口下的魔杖和呼之欲出的羽加迪姆勒维奥萨了。


不过漂浮咒的威力太小,不足以震慑这帮欺凌者。

所以她搞了个漂浮咒2.0康沃尔郡小精灵物理限定版。


“但是,”她上前拍了拍莱姆斯的肩膀,“如果你想答谢我的话,借我魔法史笔记抄抄是个不错的选择。”


她实在是对自动搅拌坩埚是谁发明之类的东西不感兴趣。


毕竟,要论历史,谁能比得过中华的泱泱五千年呢?

在见过那般浩瀚且波澜壮阔的星空后,再观巫师界那些不过几百人的小打小闹,只觉得有些渺小且无趣了。


但最重要的是,她在每节魔法史上认真听课的时间不超过五分钟。


你不能指望一个肉|体只有十一岁的小豆丁能熬过宾斯教授毫无起伏的讲课语气与枯燥乏味的讲课内容。


可阿尔莉丝最喜欢的就是魔法史了,因为不论你干什么——哪怕是一边咬着早餐时从长桌上拿的牧羊人派一边动作夸张地把油腻腻的手糊在同桌身上(好吧这一看就是波特行为)——宾斯教授都能熟视无睹,继续用呆板的语调讲着小精灵与妖精叛乱。


阿尔莉丝也就正大光明且心安理得地在魔法史课堂上看起了罗曼蒂克小说。


出于某种不可言喻的好奇,莎塔曾找她借了一本。


丝绒封面,镶金书角,看起来十分高大上。

她定睛一看,那用古罗马大写体描金的书名是——

《被魔鬼俘虏的女巫》


好的,已经有内味儿了。


她忍着用脚趾抠出一座霍格沃茨的欲望,掀开了第一页。


但是内容和她想象的小言有点出入。



莎塔:瞳孔地震



为什么这么多黄|暴描写啊喂!

阿尔莉丝你才十一岁看这么早熟的东西真的好吗!

怎么还有插图啊——还有这个体位它正常吗?!

救命,为什么它还会动??

你们巫师都玩得这么开吗?!!


莎塔崩溃地把那本《被魔鬼俘虏的女巫》扔到了阿尔莉丝床上,得到了她凶狠的瞪视。


“这可是珍藏版呢……”她宝贝地捧起书,心疼地擦了擦封皮,以让莎塔牙酸的动作轻柔地把书放到了床头柜上。


魔法史课上,只要莎塔往左一撇,就会看到阿尔莉丝抱着一本不可描述看得津津有味。


这魔法史真是一节都上不下去了.jpg



莎塔最喜欢的课是每周四的飞行课。


要知道,在游戏里她可是一场魁地奇能够打出30个完美闪避的奇女子。


尽管看到那些破破烂烂的扫帚时她有一瞬间的抑郁。


我斥巨资购买的拂星者21啊……

上飞行课的第一天,想它。


阿尔莉丝对飞行课则恹恹提不起精神来,也许应该感谢格兰芬多的詹姆斯·波特,要不是因为他到处乱飞秀技能想引起莉莉的注意却被教授扣了五分这件事太有意思了,阿尔莉丝可能就直接在扫把上睡着了。


莎塔平稳地骑在扫把上,晃晃悠悠晃晃悠悠就晃到了斯内普旁边。


斯内普正紧盯着纠缠莉莉不放的詹姆斯,目光阴郁,背影萧瑟。


“唉……”莎塔想到原著里斯内普虐了千万人的“Always”,摇了摇头,在斯内普看巨怪般的眼神中漫不经心地开口说,“兄弟,再不表白,好姑娘都被别人抢走啦。”


她意有所指地瞟了一眼莉莉。


斯内普的表情一瞬间不自然地扭曲了起来,不知道是出于羞涩还是愤怒——亦或两者都有,他冲莎塔恶狠狠地说到:“不关你事!”


莎塔举起手来:“Fine.我可是提醒过你哦——对了,你是不是该洗头了?”


回应她的是斯内普愈发凶狠的眼神。


啊,幼年教授,还没有长成会喷洒毒液的地窖蛇王。

好可爱,想rua。


莎塔的手抬起来,在空中停了一下,又若无其事地收回去了。

算了,等他洗头后再说吧。


斯内普从她那矛盾的神情与纠结的动作中明白了她在想什么,顿时气得七窍生烟:“你这个,令人作呕的,巨怪——”


Fine.已经颇具蛇王风采了。


莎塔猛地拍了一下他的背,斯内普差点被她拍下扫帚去。


“好兄弟,”她搂住斯内普的肩膀,选择性过滤了斯内普有些崩溃的叫喊(“谁和你这个东西是好兄弟!”),“想追就去追嘛,你不去的话我可去了,到时候你可别哭——”


她在斯内普不敢置信的眼神中露齿一笑,“女孩子贴贴什么的最棒了。”